事件回顾

  11月21日,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在内部早餐会上透露,三一集团职能总部和各核心事业部将全部迁往北京,现总部长沙将仅保留泵送事业部,搬迁将在两个月内完成。这一消息经当地报纸报道后立即引来大量议论及猜测。随后梁稳根又公开自述三一恨别长沙背后辛酸故事,称不堪中联重科恶毒攻击才被迫迁都北京。

  针对媒体报道三一集团因不堪中联重科使用非法手段竞争,迫使三一集团迁都北京一事,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发表声明称,相关描述严重违背事实,并保留对恶意中伤者法律追诉的权利。

  一直以来这对巨头冤家,就相继有卷入到间谍门、裁员门、行贿门等多起口水谍战中。这次一家说有,一家严词否认,在这一事件中大多数读者都是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三一、中联重科双方各执一词,究竟真相如何,暂时还不得而知,但这并不影响对这场商战大戏的关注。

两大机械工程帝国互掐 上演商战大戏

   梁稳根自述三一搬迁内幕 :难忍中联重科恶斗

   在应付无聊诉讼、个人毁谤问题上,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过去数年的做法是以德报怨,他一直对是非敬而远之—不解释,亦极少公开抱怨。不过,眼下他决定摆脱这一切。“结束这一切,只有靠良知回归,可人性之恶什么时候是个头呢?”梁稳根愤怒地说。在11月23日的早餐会上,绝望之下梁在内部宣布将公司职能总部迁离长沙。搬迁将在两个月内完成。

  在财富之外,梁稳根亦收获盛名。早在数年前,梁稳根就已是中央候补委员的热门人选—在旁观者看来,如此荣誉显然足以让梁这样的民营企业家在中国商业环境里游刃有余。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他一直身处于长期被有组织的不实举报、谣言和负面报道的冲击之中。诸如“资金链断裂”、“携款潜逃”、“关联交易非法谋利”、“企业涉黑”、“侵占土地”、“偷税漏税”、“公开行贿”、“偷窃技术”等等不绝于耳,甚至有人攻击称其早已病入膏肓,时日无多。“在对手那里,三一除了贩毒、卖淫几乎坏事都做绝了。”梁说。

  如此局面难免令梁稳根心生倦意。2012年7月10日至12日,梁稳根参加中组部在上海浦东干部学院举办的“提升企业家影响力”专题研讨班时,就曾两次向国务院国资委主任王勇提及希望将三一交给国家。“别人发展是靠利益,我们是靠道义,道义的力量究竟有多大呢?我不知道。你以为我有钱,牛,能呼风唤雨吗?可事实真的不是那么回事啊。”梁稳根说[详细]

  中联重科怒斥虚假报道:三一观点并非事实真相 

  29日下午,各大网站及主流媒体收到中联重科的《严正声明》,称:2012年11月29日,某媒体在网络发布了《三一恨别长沙梁稳根的内心独白》一文,此文对中联重科的描述严重违背事实。”

  事实上,《三一恨别长沙梁稳根的内心独白》一文,是以独家专访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总裁向文波等人的形式进行的报道,在文章中描述大量中联重科采取非法手段进行竞争、以及湖南省政府公检法等核心部门违法违规的行为,但是从目前文章的表述来看,该刊记者并没有去采访中联重科或相关部门,进行必须且必要的求证。中联重科在其声明中也表示:“该媒体在没有进行基本调查的情况下,以专访三一集团梁稳根、向文波、袁金华、梁林河等高管人员的形式,对中联重科进行了大量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虚假不实的报道。中联重科严正声明,从成立之日起,中联重科一直将诚信、守法作为企业经营的基本准则,文中所述,纯属无中生有、恶意中伤。”

  中联重科声明称:“依法保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是中联重科一贯的立场,此文中大量无中生有、颠倒黑白的描述,已对中联重科的企业声誉和品牌形象造成了严重伤害,中联重科保留对上述恶意中伤者法律追诉的权利。”[详细]


三一总裁向文波说:“其实,我们也不想离开湖南这块生我们养我们的土地,但真的没有办法,竞争对手的恶意竞争已经到了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步。”

三一集团“迁都”猜想

  主动选择:国际化需要 

  三一重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管表示,三一作出将总部迁往北京的决定,主要是出于国际化的需要。“性质和目标就跟1992年三一从涟源迁到长沙一样。”

  11月10日,在京参加十八大的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表示,“三一将力图在2012年实现销售额达到1000亿的‘五年目标’已经基本完成。10年后,三一的销售额至少实现3000亿元。”

  三一集团要实现从1000亿向3000亿的跨越,国际化是必由之路,将职能总部迁往要素经济资源更丰富的北京,便成了自然而然的选择。据内部人士称,在总部搬迁的同时,三一集团的发展战略也将作相应调整 [详细]

  被动避走:和中联重科心结多多

  此次三一总部搬迁的背后,尚有另一层“难言”的缘由。“竞争对手对三一越来越狠,尤其是在一系列新闻事件背后,比如所谓的间谍门、裁员门、行贿门等,三一明确知道背后的推手是谁。”上述知情者告诉记者。“包括三一的领导觉得,太多的经历和情绪牵扯应付其中,让人不堪重负。”

  其未点名的三一竞争对手,正是同城德比的国有企业中联重科。在市场争夺、营销方式、并购扩张等各方面,两家的短兵相接和交锋姿态,都不时被曝光在台前。

  仅以今年数桩事件为例:2月,三一重工收购德国混凝土巨头普茨迈斯特后,中联重科表示自己才是最早拿到发改委“并购路条”者;4月,三一重工副总裁梁林河微博指出,中联重科为抢夺市场,采取过激销售策略,破坏行业健康,中联重科副总裁陈晓非随后回应,三一重工过激行为历历在目,希望其“先习做人,再思做事”;7月,三一旗下多个事业部爆发裁员风波,后有人士向记者指出“其竞争对手派出的律师指导策划、导致事态扩大”;9月,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主动重提事发近一年半的“行贿门”,为竞争对手所炮制,目的是阻击三一H股发行;11月,一份名为“三一重工涉嫌派遣间谍和技术手段窃取商业秘密”的帖子流传,中联重科承认乃其内部资料。

  湖南另一家大型制造企业的人士在谈及三一中联双方关系时,亦向记者感叹“这两家简直斗得天昏地暗”。

  对于此次三一总部搬迁,工程机械中国网援引消息人士透露称,“这与相关部门在三一与中联的长期竞争中不作为有关,比如三一不得不在考虑公司长远发展的同时花费大量精力去处理‘间谍门’等事件”,并表示,三一这张名片若“因不堪争斗的重负,而无奈搬家远避长沙,着实让人扼腕痛惜。” [详细]


从经济学角度来说,有一个边际投入和边际收益的问题,三一在湖南的投入已经相当大了,如果在北京加大一些投入,所获得的回报会更高。

掐的你死我活,必是“同根相煎”多输局面

  三一中联重科之争没有赢家

   俗话说,真理越辩越明,但是“三中之争”,拘泥于某些细节,缺少应有的高度,公说公的理,婆说婆的理,如果没有某些权威部门的介入和详细的调查,一般人很难分得清哪一家说的更有道理。从网上的一些评论来看,事实上一些人也确实不关心谁是谁非的问题,而只跟着自己的情绪和推断走,这样的一种舆论氛围,对两家都是一种伤害。两相其害的结果,我们为什么还要去争呢?我们究竟想要在争斗中获得什么?我们所获得的和我们所失去的究竟哪一方面更多?

  冲出国门,在世界舞台上大展拳脚,争的是全球市场,争的是民族之气,争的是世界老大,但是,关起门来,那两大巨头争的是什么?

  我们有的是争做世界老大的勇气、胆量和实力,缺的是甘做中国老二的智慧和境界。无论是梁先生还是詹先生,如果有一个人甘做老二,两家也不会有今天这种局面[详细]

  恶性竞争可以变成良性竞争

  全球知名企业百事可乐与可口可乐、麦当劳与肯德基都是同行业的竞争对手,但是因为良性竞争,他们都取得了成功,自己的企业也成为著名跨国公司,在全世界都有很大的市场份额。

  目前中联重科和三一两家公司都是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的寡头类企业,具有不可替代性和难以复制性。作为市场竞争寡头,双方并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应当学习国外企业的做法,扬长避短,做好用户体验,在与国外对手的竞争中服务和性价比取胜,共同维护行业秩序。


随着市场化竞争的加剧,如何合法获取竞争对手企业的情报信息以及如何合理规避对手的间谍行为正成为当代企业无法回避的重要课题。

三一和中联重科两大行业巨头,在产品上各有优势,应共同促进共同发展,做成受人尊敬的全球著名公司,而不是在口舌上争的你死我活。

往期回顾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支付方式
版权所有 总裁网 Copyright @ 2005-2011 Chinaceot, All Rights Reserved
总裁网所有(C)2005-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