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全球总裁创新峰会:互联网+生活服务高端对话

2017-04-21 22:17:09    总裁网   我要评论0   我要收藏   
打印
4月15至16日,2017全球总裁创新峰会暨中国创新企业与资本对接会上,张玮、屈卫东、吴强、刘冰云、王生升、郑文辉、刘运强共同出席峰会并参与互联网+生活服务圆桌高端对话。

  4月15至16日,2017全球总裁创新峰会暨中国创新企业与资本对接会在世界级创新之都深圳的会展中心举行,共同探讨全球经济背景下企业可持续化发展的机遇与挑战。张玮、屈卫东、吴强、刘冰云、王生升、郑文辉、刘运强共同出席峰会并参与互联网+生活服务圆桌高端对话。

  总裁网讯(通讯员 郝美丽)4月15至16日,由国家外国专家局和深圳市人民政府主办,桐乡市人民政府特别协办,总裁网和中国企业商学院院长联合会联合主办的第十五届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大会重要板块之2017全球总裁创新峰会在世界级创新之都深圳的会展中心举行,桐乡市委书记盛勇军、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董事长倪泽望、鑫根资本创始合伙人曾强、总裁网创始人CEO沈洋等1000多位政界商界领袖、创新总裁、知名投资机构代表、500强企业商学院院长等在此聚首,共同探讨全球经济背景下企业可持续化发展的机遇与挑战。创业工场管理合伙人张玮、东霖钜盛投资董事长屈卫东、纽信创投创始合伙人吴强、赛马资本总裁刘冰云、广东省VR产业联盟秘书长王生升、创龙智新科技董事长郑文辉、中国联保CEO刘运强共同出席峰会并参与互联网+生活服务圆桌高端对话。

  随着互联网+深入改变人们生活方式,58、腾讯、京东、支付宝等巨头纷纷强势推动生活服务业升级,连接或拓展延伸出更多生活服务场景。互联网+生活服务的新趋势?会否挑战产品类消费平台的生产空间?对生活服务领域创业者有什么警醒和提示?资本又如何看待进入深水区的生活服务产业?

  创业工场管理合伙人张玮作为互联网+生活服务圆桌高端对话的专场主席,对圆桌高端对话作开场演讲。

  张玮:大家好,我是张玮。今天非常开心能够受到总裁网的邀请,在这样的场合和大家共同分享。刚才我在下面听了一下,上一个主题的分享主题是关于医疗健康,接下来这个主题是关于互联网+生活服务的一些新的想法和趋势,主办方给我的演讲时间比较短,所以我把对于互联网+生活服务的想法观点进行了压缩,也希望拥有更多的时间在接下来的论坛时间,通过论坛上的嘉宾来进行充分互动。

  在正式分享之前,我跟大家简单介绍创业工场。创业工场是2005年成立的,到现在已经有十年时间,今年是第11个年头,三个核心创始人,第一个是Tim,他是全家家族性的投资产业,家族四代人一直在从事硅谷的风投行业,同时也引领了硅谷投资行业的先河,包括他们投了非常多的知名企业,像特斯拉、百度等等,都是由他们来投资的。第二位是麦刚,他也是在整个的投资行业经历了有20年的时间,分别经历了投资、创业、LP的全过程。同时也创办了多家公司,并且成功进行了推出。整个创业工场在这十年的投资过程中,一共投资了100多家公司,包括大家看到的在2015年的1月份,创业板上的中文在线,易宝支付,包括目前全世界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明年会在香港上市。还有豆丁网,同时也投了很多跟消费升级相关的项目,在整个创投行业经历了这么多的发展变化,我看到在座的大部分应该是70后,我是80后。经历了发展变化,看到了这么多项目的生生死死,我们也经历过了从没有互联网时代到PC互联网时代,再到移动互联网时代,所以把整个互联网在发展的这20多年的时间分为三个层次。分别是互联网1.0时代,还有互联网+时代,这就是2.0时代,包括+互联网时代,这是互联网的3.0时代。

  在互联网1.0时代,我们更多做的是信息的展示,包括信息的链接,在那个时候基本上是97、98年,BAT包括三大门户网站的成立,同时在这个时代,奠定了整个互联网发展的基础。到了互联网的2.0时代,是蓬勃发展十几年的时间,整个互联网+是产业层面的转型和升级,但是在这个层面是互联网+传统行业的融合,但绝不是一个变革和革新,可以看到很多代表性的公司,像链家、汽车之家、安居客等等,这个时代里更多的是用互联网平台去做生活方方面面的改变,比如说我们的吃穿住行,让我们的生活更加方便和便捷。真正到了互联网3.0时代,刚才大家一直提互联网+,现在正在发生的时代应该是+互联网,是真正传统行业的核心和转型,包括像找塑料网、找钢网,是传统的钢料贸易,通过网络平台让信息更对称了。比如说土巴兔、瓜子网,也让互联网使他们的效率更高。很多都是传统行业面临转型和升级,加上互联网的平台来进行新的变革和革新。

  刚才很快把整个互联网发展20年的时间只是分为了三个层次,下一个十年我认为趋势和风口在哪里?我认为下一个十年的风口绝不在互联网,而在传统行业,为什么?第一,互联网的红利已经消失,在过去十几年的大战中,可以看到大家都在抢占平台,都在抢占大的流量入口,但是到现在为止,大家看手机的第一屏,应该常用的APP软件不超过十个,基本上就是我PPT里罗列的这几个。所以这样一个大的流量入口和大的平台,我认为已经是结束或者到边缘了,整个互联网红利在开始衰减。第二个因素就是很多的事情变化了,第一是基础设施变了,我们的通讯网络,我们的技术网络包括我们的支付渠道还有信用体系的建立,其实是推动了整个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发展的核心和根本动力。这是我们今天能够有这么快速网络的发展,能够有这么快的互联网群体的增长。第二是消费主体改变了,原来的消费主体还都是60后、70后,现在的消费主体变成了80后、90后,他们是什么特征?第一,他们是互联网的原住民,基本上80后、90后使用互联网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十年以上,每天的平均使用使长也超过了10个小时以上,并且他们参与感很强,爱分享,包括他们的吃穿住行。第三个就是消费行为改变了,消费行为的改变原来是广告行为变成了评价行为,原来我们用广告去了解品牌,再形成我们的购买,现在变成了80后、90后不再愿意看广告,更多是看我周边的朋友用了什么,他们对这个如何评价,然后产生消费。再一个是由原来的计划型的消费变成了冲动型消费,这个体现在哪里呢?我们很多的在80年代、90年代的购物中心还是原来的单体购物中心,去商场唯一的目的是买东西,这是促使我们去商场的动力。心里由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发展,线下的很多经济受到了非常多的冲击,比如说衣服、鞋帽类会受淘宝天猫的冲击,3C类产品会受到京东的冲击,护肤品会受到小红书的冲击等等等等,促使着线下大型商场开始转型和升级,同时有很多原来老的品牌也是在进行转型的过程中。大的商场由单一主体商场变成了一个综合体,这个综合体集消费、娱乐为一体的,所有人去这个商场之后,更多的是休闲和放松,顺便去买东西。所以整个的消费行为发生了变化。

  以上这些变化无论是今天的消费主体,还是今天的消费行为,还是基础设施的变化,导致在接下来的十年,更多的应该产生在传统行业的全新的转型的时代。我们在生活当中还有非常非常多的一些消费品的品类,还有很多的变化产品是没有被满足的,所以我认为下一个十年应该是品牌时代的到来。

  给大家举两个小例子,一个是日本的优衣库,1987年创立的,一个是ZARA,这两个品牌是快消品里的巨无霸,一个是日本,一个是西班牙的巨头。优衣库的创始人一度超过了孙正义,超过了日本的首富,ZARA的创始人也成为了西班牙的首富。他们开的门店数量也是超过了两千多个,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消费升级的品牌,满足了更多的消费人群的需求,因为他们的质量高,因为他们的设计非常新,同时他们的价格适中,所以受到更多人的喜欢。我相信在未来的十年,互联网+的下一个十年,中国到了有自己品牌的时间段了,我们通过过去的互联网搭建,通过了互联网2.0的对于我们生活服务以及很多方面的一些改变,使我们的生活更加便利了,下一个十年应该是在中国本土上成立很多类似于像华为的,能够立足于中国,并且能够把我们的产品卖去全世界的品牌。

  如果让我总结的话,我想说品牌时代应该是未来所关注的非常核心的概念。今天的时间非常有限,现在进入论坛环节。

  张玮:进入高端论坛的嘉宾是东霖钜盛投资董事长屈卫东,纽信创投创始合伙人吴强,赛马资本总裁刘冰云,广东省VR产业联盟秘书长王生升,创龙智新科技董事长郑文辉,中国联保CEO刘运强。

  张玮:谢谢台上的六位嘉宾,刚才我做了一个非常简短和简单的介绍,对于整个互联网+生活服务的领域一些新的趋势和挑战,我也希望和在座六位嘉宾共同探讨和研究。我们在论坛开始之前还是每个人先做一个自我介绍。

  刘运强:各位大家好,我是来自于中国联保的刘运强,我们是典型的互联网+的转型,因为我们是做家电后服务这一块的,因为互联网技术的革新,所以我们企业才会有这样的转型,谢谢大家。

  郑文辉:大家好,我是郑文辉,我们公司是做AR眼镜,现在VR很火,AR大家还没有注意到,我们从2013年的时候就开始做研发,因为我们发现谷歌眼镜上有非常多的缺点,经过这三年的研发,最近推出了我们的眼镜,虽然说我们的销量暂时还没有到很多,但是我们已经是一个不错的品牌,因为我们的产品已经在全球几十个国家有在卖了。

  屈卫东:大家好,我是东霖钜盛的创始人屈卫东,我是专注于早期TMT十几年了,做了八年的美元基金的投资,创建了东霖钜盛,又做了四年的人民币投资,主要关注在天使轮到A轮之间,投了很多的项目,对互联网+生活相关的都有投资,比如豆果美食的A轮,美丽说、还有相亲的百合网等等,还有一系列天使项目。

  吴强:大家好,我是来自纽信创投的吴强,我们早期是投天使的项目,主要投资方向最重要的就是消费升级,互联网+生活服务的各个方面,涉及到衣食住行、吃喝玩乐,我们在过去一段时间里面投过的项目很多,都有一定的成果和经验,可以跟大家交流和分享。

  王生升:大家好,我是来自广东省VR产业联盟秘书长王生升,我们从2016年开始VR元年的时候孵化了一堆新的创始组织,我们主要是连接国内的VR、AR虚拟现实,主要目前跟政府部门做一些产业的创新,打造一些创业基地,还有做一些产学园和VRAR的人才培养,非常感谢大家一起来交流,很高兴的是去年的时候,在广州也是这样一个场合,在广州市的国际人才交流大会合作,今天在深圳的国际人才交流大会又连接在一起,在虚拟现实上有合作的意向可以会后做交流,谢谢。

  刘冰云:大家好,我是赛马的刘冰云,今天见到很多的朋友,很多都是老朋友了,赛马创投是早期天使投资机构,我们一年投几十个项目,但是今天在这里,因为我们对互联网+生活服务非常钟情,在这个行业有很多的项目,所以希望等下的讨论能够迸发出火花。

  张玮:其实今天这个论坛的主题是互联网+生活服务,第一个问题,我刚才讲了很多对互联网+生活服务和整个下个十年风口的看法,在这里也想和大家聊一聊,刚才六位嘉宾的分享当中,屈总、刘总和吴总都是专注于在互联网+生活服务的投资和布局,所以我想重点问三位,你们所认为的下一个互联网+生活服务的新的趋势在哪里?

  屈卫东:其实每年不断都有新的热点产生,今年最明显的热点大家可能体会到了,就是满大街的共享单车,这是互联网+在交通领域的应用,以前大家都是自己开自己的车,骑自行车,现在共享单车是借助移动互联网的手段,你从什么地方上车骑到什么位置,骑得多远,多长时间,都是跟互联网是紧密相关的,相信大家还会不断发现新的热点出落。但是这两年对我们来讲,我们关注的更多的是像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这些也是跟大家的生活是密切相关的。

  张玮:刚才屈总谈到了共享单车,上一个论坛也有一个嘉宾说到了风口,每年都有风口,而且风口的风很猛,共享单车的模式我刚研究明白,又来了共享充电器,我实在看不懂了。风口来了项目就非常好,还是说投资和创业到底是真正产生价值还是靠资本力量的推动,我觉得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吴强:借着主持人说的话题,今天讨论的话题是生活服务,在过去的几年的创业项目,的确通过互联网的手段,现在包括更多的技术手段都在给大众的生活服务提供很多高质量的创新和服务,这个价值是非常值得肯定的。但是过去我们也看到,几年以来的风口,通过互联网的概念,创造了一些所谓的风口,加上资本的推动,看到一个现象就是,一堆资本打过去就亮了,一堆人跟过去。我个人觉得这不一定给人民大众很好的服务,在互联网+生活服务里面,从创业也好,项目价值本身也好,我觉得更加要注重在生活服务的本质。大数据也好,人工智能也好,都是一些技术手段,通过它怎么样给大众生活提供更高质量的服务,我觉得能够找到真正的需求,可能会带来更好的项目和价值。

  张玮:吴总的观点是说,风再大,最终风吹过去之后,谁还穿着才是厉害的。

  刘冰云:其实我觉得互联网+在过去几年已经经历了挺长时间了,像共享单车还是去年的事情,我们一直在互联网+方面,我们非常强调传统行业的价值,我们在投资互联网+生活服务的时候,很多都是从传统行业出身的,但是他们也会有互联网思维,也有很多的互联网人才,对传统的服务进行升级,像中国联保也是我们有投资的,刚刚跟几个大的家电巨头形成合作,长时间来看,有强大的行业背景,对传统行业比较熟悉的,相对来说会有更大的概念。第二,接下来的趋势可能是在大数据技术在这个行业发挥更大的价值,像计算机和人工智能的不断演进,所以还是会继续加强在互联网+上的投资。

  屈卫东:刚才说到热点,无论是创业圈还是投资圈,有一个感触很深的就是喜欢一窝蜂。刚才提到的共享充电出来了,我就很感慨,前两年的O2O就是一窝蜂的,像我投的饿了么这种送餐也好,团购也好,O2O非常热,还有按摩的、洗脚、洗车的,五花八门全都出来了,最近这两年又没有声音了。共享单车也是,除了摩拜和OFO,现在颜色也都已经不够用了,现在又出来共享充电器,我觉得中国的创新精神真的是不够,如果真的要做创业也好,投资的同行也好,建议大家真的不要去盲目跟风,这里面很多其实是伪需求,比如说互联网的共享充电,其实都是似是而非的,千万不要扎堆。当年的百团大战现在也只剩下两家。

  张玮:从2014年非常火爆的O2O市场来看,当时一年半的时间成立了几千家公司,那时候还做过统计,到了2016年就开始资本寒冬,所谓的资本寒冬不是说市场上没钱了,是大家都拿着钱不敢再投了,那时候真的死了太多企业,将近有八百多家的公司,在各个行业,像美业、餐饮行业、最后一公里的等等,为什么我刚才说这是羊群效应,包括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器,就是资本一窝蜂的助推器,把它变成风口上的产物,但是大家回过头来,扒开项目看本质的时候,真正能看到什么东西,这是值得我们好好去想一想的。刚才刘总也提到未来在下一个十年,更多的是会用到大数据,VR、AR,新的黑科技的力量来去提升我们的效率,并且搭建整个生活服务的平台,我知道王秘书长是VR产业的秘书长,想知道您对VR和AR所带来的生活服务的变革。

  王生升:刚才主持人开得很好,下面的听众对互联网的创业到今天2017年,我们回过头来看互联网的创业已经进入了一个瓶颈,以前从四大门户到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BAT现在一统天下,这个瓶颈之一就是创业者在寻找,到底什么样的东西会进入下一个十年或者说会创造下一个独角兽,在去年的时候,全世界的VR元年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新的想象,这个想象空间就表现在从政府到创业者掀起了一股巨大的创业浪潮。习主席在G20峰会的时候就讲过一句话,现在面临的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大数据、物联网这些极大的改变了我们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这是政府层面上已经确定了我们国家创业更重要的是用技术驱动,而不是商业模式,商业模式可以讲。国外的同行来交流大部分是基于想要改变这个世界,创业者叫创客,他的梦想是想改变这个世界,VR带给我们的是什么?在互联网的创业背景下,它重构了我们的空间,我们的移动互联网讲支付讲打车等等,在虚拟的环境下我们是不是有新的生活方式,答案是有的。我们建立了一个3D的场景,从2015年到2016年,我们看到了阿里开始在转型,提出了BUY+,之后我们看到了亚马逊、京东也有虚拟购物,把加拿大、美国的商品搬到消费者面前进行购物。娱乐方面,我们看到的大型商场里面都有VR体验店,尽管可能有些产品比较粗糙,技术还有些单调,但确实给我们带来了耳目一新的感觉,这是娱乐。当你去旅游的时候,现在的旅游产品腾讯和万达,王思聪投的一些品牌等等,都是通过VR来奠定了他的商业模式。再看其他的平台,爱奇艺、腾讯、阿里等等,都在塑造VRAR的蓝海,这是接下来的创业者应该去关注的。我们投资的时候,可能觉得VR有泡沫了,但是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有泡沫不一定是坏事,泡沫推动了一个企业早期的快速发展,因为它毕竟一开始没有人才,技术也达不到,但是早期你在这里面要担当什么角色,你是要做内容还是做生态,是做服务还是做平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位,所以VR+生活服务前景无限,希望大家多关注这个行业。现在HTC做了一个很好的平台,叫STEM,它融合了多学科的领域,S是科学,T是技术,E是工程,M是算法,整个单词组织起来给我们的很多创业者提供了非常好的设想。所以VR+生活服务,大家都可以看到一些前景。

  张玮:王秘书长从VR产业链角度分析未来生活将服务的观点,泡沫是需要有的,推动它持续不断前行。就像我们喝啤酒,只有三分之一泡沫,很好喝,如果全是泡沫就不好喝的。我们未来的生活服务有哪些区域?

  郑文辉:台下的创业者说了一些话。谈到VR,我想在座有人没听过VR。AR(智能眼镜),有的人听过,有的人没听过,可以想像AR和VR跟互联网结合起来非常有用。VR智能眼镜是新一代的游戏机、电视机,作为新一代的窗口进入互联网+的时代。AR是新一代的手机。可以想象下一代除了智能手机外,卖得最好的产品会是什么?一定是智能眼睛,AR或者MR的智能眼睛。有两个原因,一是里面的功能跟手机一样,二是解放双手,可以做自己的事情,三是卖iPhone是5、6寸,我的屏幕是60寸的。他们将来会非常普及,可以结合自己的产业和企业。任何企业都能用,现在哪个企业没有用手机,为什么AR没有火,我猜下一年你们就知道它会很火,苹果CEO说今年会出AR智能眼镜,我保证他们今年出不到。估计2018年9月苹果发布会会发布智能眼镜,大家觉得苹果来了,我们也要来了,大家到时候就会做这件事。但你们没有机会了,一是你够苹果做吗?你跟苹果同一时间做,怎么可能比他做得好。我们从2013年做,比苹果早了五年,作为初创企业、技术以及一个方向要做的,只有两个结果,一是早做早死,二是有机会成为独角兽。作为初创企业,如果你没有胆量预计未来年的方向,只是朝着风口追,你能追到多少。现在我们跟一家非常大的世界级知名做智能眼镜开发者,现在苹果、三星、华为等不同的大公司想进入AR智能眼镜,他现在宣布,不可能马上出来,可能一年后出来。我们作为初创企业,要看趋势、估计将来几年的方向。

  我想分享初创企业要够胆做一些事情,不要说现在流行什么,现在流行什么已经轮不到你做了。1万亿的市场份额,1万家公司只能拿到1亿,永远做不到独角兽,这是肯定的。你想跟投资方谈谈自己的感受,早做也有非常痛苦的事情。2013年我们开始研发,所有投资方都不看好我们,谷歌刚说我们不做智能眼镜,我就是在那时候做的。每个人都说我们傻的,人家那么多钱,你有那么多钱吗?我有分析过谷歌失败的原因,他不做的原因是暂时不做,不是永远不做,要搞清楚这个概念。永远不做会失败,暂时不做是其他原因。我们做的东西是前几年完全不流行的时候,每个人都说我们是傻瓜的时候,我们做AR智能眼镜,所以没有投资方。没有人听得懂我说的东西,2013年所有投资者都不看好我们。我们自己给钱,把身家压进去,把上一家公司卖掉,自己把这件事做起来。现在好了一点,投资方看到有销量,开始关注。这时候产生第二个问题,如果有兴趣可以去我们公司看第三代产品,我们比市面上的智能眼镜很强。我们是一步一步慢慢来,希望在座的投资方大胆一些,投一些有可能成为独角兽的公司,或是比较好的初创企业。我自己的钱全部掏出来,你们拿着几百亿,我只有一千多万,你会输什么呢?谢谢。

  张玮:谢谢郑总从创业公司以及创业者的角度,您怎么在说他们是万恶的资本家,该投我的时候不投我,你们现在看到一点点苗头和希望才来投我。

  屈卫东:这是我最喜欢的创业者,我把我的房子都抵押了。VR和AR在这两年特别热,VR行业专家比我更清楚,早在2010年热过一阵子,当时我们在北京也见过很多这样的项目,应用得特别局限,大家思路没有打开,直到现在技术成熟了,应用的场景更多了,这需要有一个过程。对投资人来讲,如果2010年投进去,现在可能还无法退出,一定要在恰当的时间投恰当的项目。我投了四个独角兽,当年雷军做卓越网,勉强卖给亚马逊,他很后悔,差点做的先驱。京东、淘宝做得比他晚一些,人家做得特别红火。做得过早,市场还没认识到电子商务,消费者还没这个习惯的时候,很可能成为先烈。

  张玮:一是投资方,二是创业者。从郑总的角度来说,我认为创业者很不容易,我们投了这么多企业,我内心很尊敬每一个创业者。在你们在第一天做这件事的时候,把自己的心血和梦想注入到项目里,在中国创投环境如此恶劣的情况下,各种媒体不断爆发出泡沫的情况下,你们仍然坚定信心做内心想做的事情,一如既往的往前走,非常厉害。从资本角度来看,屈总谈到时间点,创业的时间点非常重要,每一个时代都有一个周期,包括人口周期、经济周期、技术周期,这些周期会塑造一个又一个的独角兽、平台型公司、生态型公司。我很认同屈总说的,你的时间提前了就是先驱,时间后了就赶不上这一波潮流了。这可能是从不同的投资和资本的两个角度分析事情。中国联保刘总沉默了很久了,请谈谈您的想法。

  刘运强:我们跟郑总所说的AR和VR完全不着边,我们本身是做传统行业起家,我们做家电售后服务。每个家庭都享受过这样的服务,这种服务是很零散的。我们公司成立了很久,2012年至今,大概五个年头。第一个投资者是刘总,我们公司做的东西可能是信息对称的概念,现在很多人,比如家里电视机坏了,我还没到坏了直接换新的程度,我要寻找安装人员上门修理,我不知道在哪里找。这是一个刚需,有钱的程度不到完全替换,像我们这样的平台出来了。我们把您的信息跟我们工程师的信息对称起来,我们是做信息共享的公司。每个家庭或者每个人员服务,我们做的是家电,将来我们会延伸到家庭、家装甚至智能家居,我们对于AR和VR不太了解。

  张玮:我从您的角度向您提问,您是做家电售后服务的,一是现在的白电和黑电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经济的发展,他们的成本越来越低,更新越来越快,在这种情况下,家里的电视坏了,我要维修,还是更愿意换一个新的;二是对于家电维修行业,像58同城这样的大服务平台,我上网预约就有人给我上门维修,对您的方式会不会产生影响?

  刘运强:现在的电器成本在不断下降,不断的压缩他们的利润空间,是否需要售后是一个问题,中国人口有12亿,并不是每个都像深圳这样的大城市,我选择的方向是直接替换。目前我们了解的数据,真正替换的是生活类的小电器,比如热水壶坏了不可能修,几十块到一百多块钱。如果我买几万块钱的三星电视机,我需要售后服务,不需要一口气替换。每个城市的生活水平不一样,他想的问题也完全不一样。58同城打广告信息针对的是二三线城市,那一批人对它的需求更高。这对我们的影响不大。

  第二个问题,我们跟58同城和赶集网等类似的网站,他们是信息分发,我告诉你我有这样的东西,中间根本不存在任何一个保障。比如我在58上找工程师帮我修热水器,第二天坏掉了,我能找58吗?不可以,只要在我们平台上的就可以,我们平台可以管控工程师,维修热水器之后还有售后,不能修理第二天就坏掉了。我们企业存在的目的是像58似的,信息发布网站不能承担的保障以及责任风险。

  张玮:谢谢刘总的分享。

  屈卫东:我比较赞同张总的观点,我投了赶集网A轮,你现在所做的东西不是大市场,如果是一个大市场,对赶集和58来讲很轻松就切入了。你的市场是低频的市场,随着中国大趋势,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东西越来越便宜,人工越来越贵,我出一个比较高的工钱还不如去京东买个新的,从长远来看,我同意张玮的观点。

  张玮:我们在探讨的过程中,我在开场时的PPT有一页提到互联网3.0对传统行业的升级,下一个风口是消费升级、品类升级,刚刚刘总谈得关于经济发展的大趋势和人口问题。中国经历了30多年改革开放的过程中,过去这么多年是高速增长,GDP超高速增长,过程中我们损失很多东西,比如生物、植物等,我们换来了今天中国在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同时也换来大城市或者一线城市的高速经济发展,以及新经济体的诞生。个人认为未来在中国有一定的贫富差距,正因为过去快速发展让我们失去了很多,同时我们获得了很多,过程中成就了很多的人,让他们从原来的贫困变成中产阶级,又从中产阶级变成资本阶级。当你的财富越多,就会愿意购买更好的产品。相信很多iPhone将近7、8千块钱,但很多人愿意买,现在每个人要换一部iPhone,用这个比喻来计算,我们每年可以换10台电视机。

  你们对于下一个趋势――消费服务,屈总投的很多生活服务类的服务,您觉得下一次的风口在哪里,您觉得应该看哪些项目?

  屈卫东:今天专场题目是“互联网+生活服务”,我的观点是消费互联网最好的时机已经走到末端了,我投的项目都是七八年前的,未来慢慢进入产业互联网。这两年我自己看的项目,更多的不是消费互联网领域的东西了。

  张玮:谢谢。

  吴强:我们认为售后服务市场,从市场本身或者客户需求本身,它永远是存在的。每一波技术的更新和技术的推进,可能对生活服务或者存在的市场,可能有不同阶段的推进,最早信息门户网站到O2O上门,现在到传统产业改造,通过很多技术,售后服务也有很多通过互联网切入的技术手段,提高生活服务的品质,第一个观点是售后服务市场永远是存在的,人就是这样,他每天要生活。人的生活包括生活和工作,你在上班或者下班的路上,衣食住行是一直存在的,一定会出现更多的新项目,改造现有市场供应的不足。我非常关注这样的市场,在不同的阶段采用的技术手段,大家认为人工智能、AI等互联网技术,我觉得这个市场还是可以继续关注。我们也可能一些新技术应用在产业互联网等,从投资的角度是非常好的。我的基本观点是售后服务市场还是可以继续关注和投资的。我们过去投资了一些项目,在这方面有一些成果,因为客户有需求。

  张玮:to C的市场永远是推动型的,这样才能推动产业的更新和变革。

  刘冰云:我们认为生活服务市场越来越大,我们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我们愿意为好的生活服务买单,买单的价值会越来越贵,还有新型的服务在不断出现。我们在一些新技术在生活服务中有很多新的应用,我们在捕捉这方面的机会。整体来说,前两年经历了非常大的创业高潮,尤其O2O的模式,前期很火,有些模式确实有点坑,我们整体来说是比较重视商业价值,希望投资持续产生商业价值,不会特别跟风,也会比较有耐心做有价值的项目。

  张玮:台上的机构都是看清商业的本质,一心踏实下来认真做深刻的研究和思考,不会追逐所谓的风口和短期利益的项目。刘总,您做传统行业的项目在今天互联网或者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对于自己业务本身有没有思考,它的专心和嫁接新技术做更新?

  刘运强:有,投资人想到的问题,我们全部都想过。我们所有的东西都不再有售后,品质上来了,价值下来了,产品可以用三四年,家里重新装修就会重新更换,根本不需要我们的服务。我们在服务方面增加了更多的业务线,去年在北上广深比较火的是除了安装、维修家电,还有清洗业务。我们的空调一年或者半年没有开,刚开始打开气味很难闻,形成细菌滋生,会影响你的身体健康。尤其是老人和小孩,身体抵抗力弱。很多人到夏季的时候感冒比较频繁,部分原因是空调未清洗,如果只是清洗只是把过滤网拆下来稍微清洗一下,根本无法解决问题。所以去年生成这个项目,我们在O2O比较热门的时候起来了。可以融到5000万美元。在我们看来,我们也会根据市场环境变化,我们也会改变自己的方式,引入更多的业务线,增加我们的频率。如果大家关注的话会发现,美团做了上门服务,做了一年,花了10亿人民币,最后下架的。还有一家公司做得比较好,以前不只是做配送,更多是上门服务,比如上门按摩、上门做饭等,随着发展发现一个问题,去年他把所有上门服务的业务砍掉了,他更加注重产品配送。上门服务将来会变成怎样,会不会有大公司进来,有部分这不是特别重要,你需要根据自己的状态和市场的状态而改变,这件事是有机会的。

  张玮:刘总说得很好,生活服务关乎人的衣食住行,需求肯定是有的,根据不同时期的发展,做新调整和新变革。刘总谈到,包括京东、58同城、赶集网等不同的应用。郑总在AI领域,去年9月,腾讯和58同城联合做了同城计划,更精准为客户推送他们所需的服务,这是不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郑文辉:这是一个趋势,无论是腾讯或者外国IBM、谷歌等大公司,他们都把人工智能看的特别重。跟“互联网+生活服务”有一个结合,你配送的东西越准备,现在90后、00后,我们要了解这班人的心态,越来越年轻的人,他们的心态最好是随便按两下,你推送的出去就准确。现在的年轻人比较懒,你推送的越准确,服务会越好。现在的年轻人很简单,你做推广,如何定义两个品牌或者十个品牌。除了你的公司本身的实力,现在有的公司转型没腾讯那么快,有一些比较慢的大公司,他本来的业务是做这个东西,我做了50年还是这个东西,转型比较慢的公司存在一个问题。这个品牌有10个品牌在,这个品牌以前的优势是几十年累积下来的,如果我们没有改变现在年轻人的心态很麻烦。现在我和一个客户他是做电器很大的品牌,只是一个小公司,他们是世界的电器品牌,他们让我们用人工智能等帮他们做准确推送广告,让我们做这些东西。有一些大公司转型不够快,不懂怎么做AI、客服,他们的客服还是发电邮、打电话,有没有想过在网站上拿到客人的数据,你就不用做街头数据调查,全部人工数据化,这样就能把你的企业强的地方推出来,其实现在的年轻人是你有大数据经过分析之后推给我,年轻人一看,这个品牌我就买了。其实你的营销做得好的话,它不用分析,我有两个电饭煲,他们有什么分别,价格多少,现在年轻人全部都不是这样消费的,所以为什么做到这一块,就可以使企业转型。

  张玮:我们现在还一直在谈大数据,就像十几年前我们谈移动互联网是一样的,大数据就是基础设施,只有有这个大数据,才能及给到各个产业进行精准的分析。

  王秘书长,我有一个问题要问您,AR和VR在过去一两年如O2O一样非常火,包括做硬件、软件、内容的,但是我们也看到VR产业的很多公司都死了,很多公司是一窝蜂的,就像追逐O2O或者追逐今天的共享经济一样追逐AR产业,很多线下店开了,成本投入很高,但是没有人光顾,您是AR产业的秘书长,您在这方面接触比较多,您觉得这一块未来如何发展,并且如何结合我们未来生活服务的领域?

  王生升:去年是VR的元年,我们在每个行业里面讲这个事情都是一样,就像我们做互联网一样,早期很多都在做,但是最后能剩下多少?这都是有一个规律的。很多人可能去VR的体验店里玩过,我们看到很多体验店做得不太好,或者正在转型,这也是一个早期的情况。从我这个专业的领域来看,我发现虚拟现实在今天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惊喜,其实在这个领域里面,我们所琢磨的创业的点是很多的,我们今天谈的是互联网+生活服务,VR和互联网的结合就是新的模式,阿里在+,京东也在+,这是一个。

  第二,我们也在谈另外一个话题,就是人们的生活服务的消费需求的升级,VR给我们带来了一种需求升级的可能。我们要满足人民群众日益高涨的消费的需求,我们打个比方,在去年的时候,我们的天后王菲举行了一场演唱会,我们平时看到的演唱会里面顶多一个体育场8万人就能装得很满了,但是虚拟现实来了,王菲开演唱会,该装多少人装,买了现场票的人去现场看,其他人可以通过VR在家里看,去年通过VR观看的达到300万人,想象一下这种商业模式带来的需求,这些人是干什么的?这些消费者购买了虚拟现实的门票,他来观看王菲的演唱会。

  另外讲一个刚需的问题,VR是不是可以+刚需?完全可以。国内不太鼓励成人行业,在国外VR+成人服务是大行其道的,成人娱乐就是一个刚需,所以你看国外的发展,虚拟现实的技术重构了我们的生活服务。

  另外一个话题就是讲到投资的问题,我要说的是VR作为一个技术,或者作为一个计算平台,今天我们无法给它一个准确的定义,我只是说我们碰到这样一个课题的时候,一个行业的领域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能踏踏实实低满足我们消费者的需求,给传统企业带来一些变革。消费需求我们抓住,传统企业是什么?我们传统的旅游业,今天我们的很多伙伴做VR+旅游、VR+教育、VR+工业,刚才我们郑总这边做AR,是AR+工业,有一个伙伴去年投资了6000万做AR+工业,最近又有一笔投资在跟这他。所有的VR和AR的投资从2015年开始基本上处于一个稳步上升的情况。我们所看到的VR的寒冬也好,资本的泡沫也好,像这些情况是从媒体来看的。前几天HTC中国区负责人王丛青和我一起聊,他拿了一组数据我看到,这都是非常准确的。中国的BAT,大的互联网的的老都投了这个领域,没有一家缺席,所以我们可以有这样一个自己的认知,但最主要的我们不能蔑视或者说我们要尊重这些企业家的选择,他们选对了,他们可能在走一条正确的路。大家知道facebook这么大的公司投了150亿,你说扎克伯格是盲目的吗?他是来撒钱的吗?他是任性吗?可能是,但是每个企业家花钱的时候是相对比较理性的。

  张玮:谢谢王秘书长,刚刚王秘书长举了一个例子,就是王菲的演唱会,我没有去看。但是我之前有一个朋友在上海做了一个按摩椅,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们今年的1月份刚刚在主板上市了,他们最新的一代按摩椅就是林志玲代言的,它也是结合了VR的很多东西,你在这个按摩椅上做按摩的同时,你戴着他的眼镜能够感受到所有的按摩服务,或者是一些情景表演。

  王生升:这个我了解到了,类似这样的服务就是把普通的生活场景做一个丰富,本来一个按摩椅是很单调的,突然志玲姐姐跑过来跟你聊聊天,在VR的世界里可以产生交互,你可以跟他进行动作捕捉、眼球的跟踪等等,这是一个很特别的情况,你不需要拿手机,我们现在每天拿着手机好几个小时,你进入VR的世界,人就沉浸了,旁边的世界跟你隔绝了,欺骗了你的感官。金刚经里面有一句话“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这样一个佛学的解释在今天第VR的世界里,我们来探讨VR的时候是不是也可以上升到这样一个哲学的话题,但是你肯定在VR里实现了古人先先贤的一个判断,你说的按摩椅的例子,就是一个非常具有生活场景化的重构,所以虚实县市的前景我非常看好。

  张玮:谢谢王秘书长给我们分享。VR加上生活服务确实能给我们带来很多新的改变和新的常识。

  如果大家有问题的话,可以有两个提问的机会。首先你告诉我你要问谁,然后说你要问什么问题。

  提问:我想请问刘总,我是做连接咨询和精准营销咨询的,大家都知道现在的中小企业在做变革的时候,会涉及到一块是利润,第二块是投资,在投资和利润这一块如何有效平衡?这是一个老板最关心的,但是我相信如果您作为投资方,您投的企业在做类似的变革的时候你是任何看待的?您是否支持这一块的变革呢?或者还是关注利润?

  刘冰云:谢谢你的问题,你的问题非常具有战略意义,我作为一个投资人,我确实非常关注我们所投企业的战略,但是企业本身的战略我认为应该是务实的,我当然希望我们企业快速盈利,大家在变革的时候,你需要投资钱开发前沿的技术,你需要投资一些短期并不产生盈利的项目,但是要不要投呢?并没有固定的模式,我们公司整体要求我们的项目稍微偏务实一点,但是在面临非常巨大的革命性的技术的时候,如果你一旦不赶上的时候,我们鼓励我们的企业大量投资,我们本身就是一个风险投资公司,我们应该具有这种胆略去尝试,践行这样激进的方法,但是不能是冒进式的,一定要考虑清楚。很多创业初期的企业面临这样的情况,一旦做得早了,就成为先烈了,但是你不做,可能很快就来不及。在这方面没有统一的固定的可能参考的例子,每个行业和企业都不一样,整体来说,我们作为中小企业,在这方面还是要偏务实一些。

  提问:我是做金融投资的,我想请问王秘书长,您预计在10年后VR行业在中国是什么样子?

  王生升:我在昨天看国外的一本杂志,看到一个数据,到2045年的时候,10个男性里面会有一个人是跟他的一个VR女友聊天过、社交过的,这是国外一本非常权威的杂志的判断。

  我是无法预计10年以后怎么样的,但是有关的科学家或者说相关的技术大咖有这样一个判断,包括扎克伯格这样的创业家或者是一些科学家也好,大家认为VR是继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之后的第三代计算平台,我们业内很多人都有这样的判断。到底它是不是成为一个计算平台,10年之后是什么样的,我不敢说,但是我们在探讨科技发展的时候,我们知道有一本书叫做《浪潮之巅》,这本书里面有几句话,它说科技的发展是以10年为一个起点,我们今天看到的2017年,我们可以把时间返回到10年以前,10年前是什么节点呢?乔布斯做出了第一款苹果手机,苹果手机引领了移动互联网的巅峰,今天是2017年,刚好是10年,包括再往后推10年,我们的互联网也是这样的,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再到下一个我们不知道的瓶颈,马化腾在前几年说到了互联网+,今年百度提出了人工智能,但是马化腾说,我们不知道下一个计算平台是什么,或者说下一个风口是什么,但是有可能是VR。

  张玮: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没法再进行交流了,如果各位还有问题,可以在会后和各位嘉宾进行沟通,非常感谢今天在场上的6位嘉宾的分享。其实互联网+生活服务核心就是互联网的信息链接的生活服务,不管是运用大数据还是运用VR、AI,都是为了使我们的生活更加便利,再次感谢各位。

  2017全球总裁创新峰会具体由总裁汇和广东省企业投资促进会承办,深圳市汕头商会、中锂财富、合兴永盛、中国商会联盟、国际绿色经济协会、中国城市竞争力研究会协办,广东省制造业协会、辽宁南北金融投资研究院、国购基金、广东省VR产业联盟、深圳市龙岗区人力资源经理人协会联合承办。特别鸣谢:阳光城集团、澳银资本、大唐电信、古井贡酒、三珍斋、科迪眼密码、鑫益嘉、广旺新商态、天地壹号等品牌单位对峰会的参与支持。

图文推荐

总裁汇O2O拟上市公司股权投融资平台

独家策划

更多
首届全国智能制造(中国制造2025)创新创业 在通往无人驾驶的神奇之路上,英特尔勇往直 蒙牛管理层巨变创始人牛根生辞职5年后重新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支付方式

工信部备案: 粤ICP备18005112号-2

版权所有 总裁网 Copyright © 2007-2018 iChinaCEO.com, All Rights Reserved